李锦:国有车企改革应该按照这10条建议去改

本文地址:http://www.dmmcompany.com/industryreview/2018-08/12713739.html
文章摘要:李锦:国有车企改革应该按照这10条建议去改,  在北京,多所高校开展了反恐防暴、火灾逃生等专项应急演练。泉州的宗教或者历史上曾经在此活跃过的宗教几乎包含了世界上所有主要的宗教,比如佛教、道教、伊斯兰教、景教、天主教、基督教、摩尼教、印度教和犹太教等。快门声响起,学位帽被抛向天空,一段崭新的人生旅程就要开启,未来纵然未知但充满无限可能,却是最后一次并肩走过樱顶、梅操、奥场、东湖。,  据悉,目前在佛山地区,建行已为企业开发建设租赁住房提供专有的信贷资金支持超15亿元。这意味着,我国在国际能源贸易与金融中,同样也面临着复杂的风险。  本报北京6月29日讯  制图/高岳。

  8月13日,由寰球汽车主办的主题为“多元、纵深、目标‘思辩’国有车企变革的N+1时代”论坛在京召开。

    

  论坛上,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李锦指出,国有车企面临存亡之忧,国有车企六年时间就被民营车企迎头赶上。目前,国有车企改革遇到焦点不准,比如现在国有车企都是政府主体,企业为执行主体,政府不改企业难改。混改只是车企手段,并不是目的。其次国有车企改革面临洗牌,应多方面紧抓,如从国企改革、体制改革、机构改革等方面入手。总体来说,国有车企改革已经进入到了2.0时代,要以改为主,不是混为主的阶段。

  以下是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李锦发言总结:

  国有企业改革的总逻辑是坚持市场化取向改革方向、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和公司的内外部治理机制、实现由政府计划管控下的行政型治理向以市场机制为主的经济型治理转型。

  在习总书记十九大报告中,关于国有企业改革、供给侧改革等方面做出重大判断。

  第一,高质量发展主题词变换。价值标准乃至整个生产关系体系发生变化。包括国企国资改革方案也要完善,也就是说原来的”1十n”方案也有不适应的东西,要增加内容。

  第二,混合所有制改革加快推进,以第三批试点为标志,混合所有制改革将与授权经营体制改革一起,进入国有企业改革二重奏阶段。

  第三,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以管资本为主来完善国资管理机构与体制,实质是以管资本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为中心,进一步放权、授权。授权经营体制是2018年国资改革的重中之重,落脚点是一个长久的"体制",而不是一种行为或一时的工作。

  第四,加快国企的分化,加快国有资本结构的优化。势必加快国企的分化,加快国有资本结构的优化。预计,下一步国企都将进行内部分类,分清优劣,决定进退。

  第五,加快重组,重组作为经济布局、结构调整的主要内容,这符合做强做大国有资本、建设世界一流企业的目标。此次会议对重组的部署更详细、更具体,提出搞好顶层设计,重组的目的性和方向性也更为明确。

  第六,深化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把处置“僵尸企业”作为重要抓手,推动化解过剩产能。 大力破除无效供给,显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仍是国有经济工作主线,传统行业或加速出清。去年以来,钢铁、煤炭、水泥等传统产能过剩行业出现价格上涨势头,一些相关企业在利益驱动下继续扩大生产。而其他行业如火电、建材等出现投资过热苗头,同时各地新建、扩建不少新能源汽车产业园等,潜藏新的产能过剩风险。

  在我看来,汽车行业国企改革思路应该参考这十点:

  

  第一,央企顶层整合,建设“国家队”车企,有望出现汽车行业的大变革。打造出几个在世界汽车市场有竞争力的特大型汽车集团,助力我国汽车企业做大做强。长安汽车、一汽集团、一汽、东风、长安都将有机会合并。现在,各自为战,成本高。重要的就是整合现有技术、营销以及销售网络资源,重新梳理旗下自主品牌定位,在避免冲突的基础上形成优势互补,依靠规模效应,实现做大做强我国的汽车产业的根本诉求。

  第二,提升自主创新能,培育具备国际知名度的、与世界级品牌抗衡的自主品牌及产品。摆脱对合资企业的过度依赖,国有车企“重合资、轻自主”的做法,改变“换壳贴牌”、“东拼西凑”以及“老跟在外资后面模仿”的低级循环,结束外方代工者的角色。

  第三、自主品牌发展加快,国有自主车企品牌虽然数量较多,但其整体体系水平不太高,要制定长远规划,在制造、管理、零部件供应体系都与合资品牌缩小差距。

  第四、引领消费,打造智能汽车的引领者。从传统的制造型企业向智能出行服务公司转型,包括打造出行服务品牌,线上线下融合新流程模式。

  第五,进一步深化国有汽车企业改革,授权投资公司集团,解除国企体制束。加快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破除制约国有汽车企业自主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解决用人机制和分配机制不合理等弊端,增强国有企业的内在竞争力

  第六、推行混合所有制改革,优化股权结构,引进战略投资者,各种资金和资本进入这个领域。包括互联网企业和新的科技公司,包括与民营车企吉利、比亚迪等多年建立战略性合作,增强合力。包括传统车企与新车企应该积极地拥抱转型。两方的优势组合在一起。

  第七,推进大集团整体上市。现有汽车上市公司中,比如引入战略投资的江汽集团,引入跨国资本的北汽集团,以及引入民营资本的广汽集团。几大汽车集团中,上汽、广汽等主要盈利资产均包含在上市公司中,北汽、一汽目前尚未实现整体上市。

  第八,改进管理考核评价思路。对汽车国企,可以对企业技术创新能力、可持续发展能力及核心竞争力等因素是作为分类指标上升为基础目标 。同时,建立以自主品牌持续经营为核心的企业高管和核心人员的激励机制,解决研发动力不足。

  第九,对僵尸企业,市场化的破产清退。解决本土品牌小而杂的问题,淘汰掉落后产能和品牌,解决中重卡、大中客等细分行业存在散、乱、差现象。

  第十,参与一带一路竞争,调整海外战略。中国只有1/3的市场,还有2/3必须要去参与竞争,而这种开放、合作会让中国企业更有机会。

  更大环境在影响着中国的汽车企业,把股比放开、关税下调,这些政策可能带来整个格局的变化,每个企业要把各种路径、方案想清楚,拿出国有汽车企业生存与再升级规划,从焦虑中走出来。不改革,汽车国资企业是生存不下去的。

责编:黄兴
分享:

推荐阅读